设为主页 | 添加收藏 | 旧版网站
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术文章 > 秦简 > 正文

骈宇骞:出土简帛书籍分类述略(数术略)(下)
作者:骈宇骞   来源:作者投稿   时间:2006-5-7 10:43:44   浏览次数:8667
丙、五行
《汉书·艺文志》云:“五行者,五常之形气也。《书》云‘初一曰五行,次二曰羞用五事’,言进用五事以顺五行也。貌、言、视、听、思心失,而五行之序乱,五星之变作,皆出于律历之数而分为一者也。其法亦起五德终始,推其极则无不至。而小数家因此以为吉凶,而行于世,寖以相乱。”从《艺文志》著录的书目来看,举凡选择时日吉凶的各种书籍都被归入其中。李零先生认为:“择日和历忌是从式法派生,都属于古代的‘日者’之说,它们与式法的关系有点类似《周易》与筮法的关系,也是积累实际的占卜之辞而编成,但它与后者又有所不同。《周易》虽然也被古今研究易理的人当独立的书来读,可是供人查用的占书,它却始终结合着筮占,离开筮占也就失去了占卜的意义。而择日之书或历忌之书是把各种举事宜忌按历日排列,令人开卷即得,吉凶立见,不必假乎式占,即使没有受过训练的人也很容易掌握。所以,尽管式占在古代并不是很普及,但这种书在古代却很流行,从战国秦汉一直到明清,传统从未断绝。特别是在民间,影响更大。”(24)
在出土简帛文献中,此类书籍发现不少,出土范围也很大,其内容包括日书、刑德及其他选择类书籍。如:
 
1.江陵九店楚简《日书》
该《日书》出土时竹简严重残断,只有35枚保存完整。简长46.6至48.2厘米,宽0.6至0.8厘米3道编绳。整理者根据其内容分为15组编列,主要有选择时日吉凶、日忌、巫祝为病人祈祷、相宅、占出入盗疾、往亡、裁衣宜忌等。中华书局2000年出版的《九店楚简》一书中有详细的介绍和考证。
 
2.云梦睡虎地秦简《日书》甲、乙
睡虎地11号秦墓同时出土了两种《日书》,为了便于区别,整理者分别将其称为《日书》甲种和《日书》乙种。甲种《日书》无书题,乙种《日书》有书题,“日书”二字抄写在该书最后一支简简背。甲种《日书》现存竹简166枚,乙种《日书》现存竹简250枚。甲种简的正面和背面都抄写有《日书》内容,读简时先读正面,后读背面,字写的又小又密。共存有《除》、《室忌》、《娶妻》等30个章名。乙种的内容全部抄写在竹简的正面,共存有《除》、《初冠》、《行忌》等50个章名。因此,甲种《日书》虽然简数比乙种《日书》少,字数
却远远超过乙种,内容也比较复杂一些。由于两种《日书》在抄写中都有脱漏,所以在内容相同而文字有出入之处,可以互校。《日书》的内容主要是选择时日,如出行、见官、裁衣、修建房屋等,还有关于房屋的布局、井、仓、门等应该安排在什么地方比较吉利,遇到鬼怪应当如何应付等。《日书》将每天分为子、丑、寅、卯等等十二时辰来记时,说明这种记时方法在秦时已经流行。它还记载了楚国使用的月份名称,并将这些月份名与秦国的月份名称一一加以对照,也是研究楚国历法的重要资料。李学勤先生认为:“每种《日书》都包括两套建除,一套显然是秦人的建除,一套应属楚人,《稷(丛)辰》则专出于秦。秦、楚的建除虽有差别,但从日名看,又有一定的渊源关系。”(2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1]
 
 
3.关沮周家台秦简《日书》
该书现存竹简178枚,简长29厘米3道编绳。其内容有二十八宿占、五时段占、戎磨日占和五行占等。(26)其中有的内容与睡虎地《日书》基本相同,但有的内容却完全不同。与文字相配合的还有四幅线图,其中二十八宿占是以26枚竹简排列成一个平面,上面绘有圆形线图,以两个大小不等的同心圆构成。大圆外侧的上、下、左、右标有东、南、西、北四方,大圆的内侧与东、南、西、北相应的还标有木、火、金、水,与《淮南子、天文》记载相同。大圆与小圆之间用二十八条直线分割成二十八块扇面,每个扇面记有一个时辰,如“夜半”、“夜过半”、“鸡未鸣”等,共计一天二十八个时辰。这种将一天时间平分为二十八个时分的“一日分时制”乃是迄今为止关于二十八时辰的最早记载。二十八时辰的下面分别写有相对应的二十八宿名。小圆的里面分别记 《淮南子·天文》记载的“二绳”、“四钩”等天干、地支。这种列有十天干、十地支、二十八宿及东、北、西、南四个方向的秦代式占地盘与汉式地盘的基本内容相同,与《淮南子·天文》等古代文献中的有关记载也大致相吻合,它是目前发现的秦式地盘图样。
 
4.江陵岳山秦牍《日书》
该墓出土两块木牍,木牍上的内容,据发掘者考证为《日书》,主要记载了水、土、牛、马等良日,及祀大父、门、灶等的良日。其中有些记载与睡虎地秦简《日书》极为相似。目前整理成果尚未公布,只在2000年第4期《考古学报》上发表了释文及部分照片。
 
5.江陵王家台秦简《日书》
该简册出土时有所残断。据《江陵王家台15号秦墓》及《王家台秦墓竹简概述》介绍,(27)该《日书》篇幅不小,有建除、稷辰、启门、置室、生子、占梦等内容。多数内容也见于九店楚简《日书》和睡虎地秦简《日书》,但有些与九店、睡虎地相应的内容也不尽相同。该《日书》目前尚未整理发表。
 
6.天水放马滩秦简《日书》甲、乙
该墓出土的《日书》有两种抄本,原无书题,整理者根据内容及抄写形式定为《日书》甲本和《日书》乙本。甲种现存73枚竹简,保存基本完整,分上下两栏抄写,其内容可分为月建、建除、亡者、人月吉凶、男女日、择行日、生子、禁忌八章。乙种现存竹简379枚,内容可分为20多章,其中除月建、建除、生子、人月吉凶、男女日、亡者、择行日七章与甲种《日书》内容完全相同外,有关“禁忌”的条目也多于甲种《日书》,此外,还有门忌、日忌、月忌、五种忌、入官忌、天官书、五行书、律书、医巫、占卦、牝牡月、昼夜长短表、四时啻13种,内容较甲种丰富的多。在这两种《日书》中,有些内容也见于睡虎地秦简《日书》,如放马滩甲种的八个章目,睡虎地《日书》中都有,而睡虎地《日书》中还有很多章目则不见于放马滩《日书》。在两地《日书》的相同篇目中,文字上也有繁简的差异;有些语句完全相同,也有义同而语异者;也有内容完全不同者。何双全先生认为,放马滩甲种《日书》不仅仅是一种纯迷信的数术书,它的绝大部分内容带有强烈的时代特征和浓厚的政治色彩,同时还附有天文、历法、音律等科学知识,所以说,它是一部迷信加科学加封建政治三者融为一体的历史典籍。(28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2]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7.随州孔家坡汉简《日书》
该简册现存竹简400余枚,其内容既有建除、丛辰、星、盗日等已见于睡虎地《日书》的内容,也有一些不见于睡虎地《日书》的篇目。该书内容目前尚未公布,仅见张昌平先生在2000年第6期《古代文明通讯·随州孔家坡出土简牍概述》一文中的介绍。
 
8.香港中文大学藏汉简《日书》
该书竹简为历年在香港文物市场收购藏品,具体出土时间和地址不明。现存109枚简,其内容可分为归行、陷日、取妻、入女、禹须臾、稷辰、玄戈、吏等篇,有些内容也见于睡虎地秦简《日书》中,但也有一些简文不见其他《日书》。(29)
 
9.江陵张家山汉简《日书》
该书出土时大部分竹简已经残断,据整理小组介绍,该书原无书题,其内容与睡虎地秦简《日书》大体相同。(30)目前整理结果尚未公布。
 
 
10.阜阳双古堆汉简《日书》
该书出土时也严重残损,目前尚未公布整理结果。据胡平生先生介绍,其内容近似于睡虎地《日书》乙本的部分内容。从残存内容来看,有讲日忌的、方位的、星象星色的等。书中涉及到的事项与人物有产子、啬夫升迁、大将、徙家、得地、娶妇、筑室、蜚螽、父母疾病、少子、中子、长子、讼等。(31)
 
11.敦煌悬泉置汉简《日书》
该遗址出土的《日书》为散简,经发掘者整理,计有日忌、吉凶、大小时、建除、禹须臾、葬历等内容。有些内容与睡虎地、放马堆《日书》有相同之处,但不尽相同。也有些内容或不见以往出土的《日书》,如本《日书》的“建除”是以建除十二辰为目,以地支十二辰为纲,再配以方位和数,这样的章节为过去出土《日书》中所未见。又如本书的“葬历”以十二地支为起目,论死者、丧之吉凶和禁忌事项,与其他秦代《日书》也有很大的不同。(32)        [3]
 
12.居延汉简《日书》
1973年至1974年间新出土的居延汉简中,也发现不少与《日书》有关的散简,计有日忌、占、禹须臾、吉凶、大小时、祭、刑德等内容。何双全先生辑录出并撰写成《汉简〈日书〉丛释》一文,发表在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简牍学研究》第二辑中。
 
13.疏勒河流域汉简《日书》
20世纪开始,在甘肃敦煌疏勒河流域的边塞遗址中出土了大量的汉代简牍,其中也有一些《日书》残简的内容。何双全先生从《疏勒河流域出土汉简》和《敦煌汉简》两书中辑录出一些日忌、吉凶、大小时、时刻、生子、八卦八风、星占等与《日书》有关的内容,撰写成《汉简〈日书〉丛释》一文,发表在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的《简牍学研究》第二辑中。
 
14.武威汉简《日书》
在《武威汉简》一书中收有13枚“日忌杂简”,何双全先生认为,这些木简的内容都以六十甲子之天干和地支为主线,记述了遇日所禁忌的内容,当为《日书》中“忌”的残章,与占无关,与秦简《日书》也有明显不同。与秦简《日书》相近的内容,在秦简《日书》中都分别列于建除十二辰各条和入月每天之中,或归于专设的章节里,如室忌、裁衣、吉凶、嫁娶等。而这13枚简的内容则都是综合于天干地支之下而行事,有明显区别。(33)
 
15.西安杜陵木牍《日书》
该木牍长23厘米,宽4.5厘米,上书8行文字,共约177字。其内容为《日书》,有始田良日、禾良日及粟、豆、麦、稻良日等,与睡虎地秦简《日书·农事》篇相近。(34)
 
 
16.马王堆帛书《阴阳五行》甲、乙
《阴阳五行》甲本用篆意较浓的早期隶书抄写,其抄写形式除了文字以外,尚有图、表。全书可分为23个单元,内容都是关于干支、二十八宿、天一运行的纪录和有关月令、方位等堪舆方面的占验语辞。《阴阳五行》乙本是用汉代隶体字抄写的,其内容记有刑德运行的规律和选择顺逆灾祥的占语,所占对象有出行、嫁娶、选日、攻战、祭祀、禁忌、举事等,此外还记有对“文日”、“武丑”、“阴铁”、“不足”等阴阳五行的特有名称和解释。(35)[4]目前这两种帛书尚未发表整理成果。
 
17.阜阳双古堆汉简《刑德》
该简册出土时严重残损,目前尚未公布。据胡平生先生介绍:其内容涉及刑、皇德以及青龙、白虎、勾陈、玄武等星辰运行,所以定名为《刑德》(原无书题)。其所记内容应当是《淮南子》所记之“二十岁刑德”,主要记述了立春之后星辰刑德各自所在的位置。(36)
 
18.马王堆帛书《出行占》
该帛书篇幅不大,抄写在丝帛上,画有乌丝栏界格,有一部分两栏抄写,有的通栏抄写。文中记有出行宜忌、方向吉凶、舀日行事禁忌、四门日、大彻日、小彻日、大穷日、小穷日、十二支占行等内容。刘乐贤先生认为:《出行占》是根据各种时日项目占测出行宜忌,其性质无疑与《日书》等出土文献相类,或许《出行占》本身就是从早期《日书》文本中摘抄而成的。(37)
 
19.阜阳双古堆汉简《向》
该简出土时严重残损,目前尚未公布。据胡平生先生介绍:这部分残简内容是讲一日中某一时辰的朝向。如“夜半至平旦西北向,平旦至日中东北向”等。由于刑德七舍的推定须观察方位,操作式盘,颇疑简文所说朝向与此有关。(38)数术家认为朝向与吉凶有关,如睡虎地《日书》“啻”中就讲了建造房屋和门的朝向禁忌,“归行”和“到室”中也讲了行路时的朝向禁忌等。
 
20.东海尹湾木牍《神龟占》
该木牍(9号木牍)长23厘米,宽7厘米。正面上端抄有八段说明文字,都是占测盗者能否捕获、盗者的姓氏名字及躲藏的方向等。中间绘有一个神龟图。原无书题。据《尹湾汉墓简牍·前言》介绍:“神龟分八个部位,占测时以后左足为起始部位,以定占测结果。所占测的似是盗者的情况。”刘乐贤先生认为:这种占测格式与《日书》的占盗文字相似,占测躲藏方向与古代的八方、阴阳五行说有关,占测姓氏与古代的五音五姓说有关。(39)
 
21.东海尹湾木牍《六甲占雨》
《六甲占雨》与上述《神龟占》同抄在9号木牍正面,位于神龟图的下部。占文是将六十甲子按六甲排列于一个图形上,下面标有“占雨”二字,因此整理者将此定名为“六甲占雨”。因木牍上没有说明文字,具体占法今人已不得而知。有人推测,原来应当还有一段占测文字与此图配合使用。
 
22.东海尹湾木牍《博局占》
《博局占》抄写在9号木牍的背面。木牍的上端绘一标有六十干支“规矩纹”博局图,图的中央写有一个“方”字,图的上端写有“南方”二字。在六十干支博局图的下面从上到下分五栏抄写着与图相配的文字,每栏十行。第一行是占测的主题名,从上到下为:占娶妇嫁女、问同行、问繋者、问病者、问亡者。第一栏第二行至第十行的首字分别为:方、廉、揭、道、张、曲、诎、长、高九字,与《西京杂记》卷四所引许博昌六博口诀基本一致。它是一种根据每日干支来占测凶吉的数术书籍。
 
23.东海尹湾汉简《刑德行时》
该简册共由11枚竹简组成,简长23厘米,宽0.4厘米。原有书题,“刑德行时”抄写在第1简的第1栏。该简册前6简书写的是时段表,每简分6栏抄写。从2至6栏分别书有:鸡鸣至早食、早食至日中、日中至餔时、时至日餔入、日入至鸡鸣五个时段。后5简书写的是占测文字,分别说明以此五个时段行事的吉凶。所占之事有请谒、见人、出行、囚系、得病、生子、亡人等,都是《日书》等古代选择书中常见的占测事项。
 
24.东海尹湾汉简《行道吉凶》
该简册共由16枚简组成,简长23厘米,宽0.4厘米。原有书题,“行道吉凶”抄写在第一简简端。第2至11简分六栏抄写,列出六十干支表并在每个干支下面注明几阴几阳及某门;第12至16简不分栏,抄写着占断吉凶的说明文字,说明出行时得到不同数量的阴、阳和得其门或不得其门而会出现的不同的吉凶情况。
 
 
丁、蓍龟
“蓍”指蓍草,“龟”指龟甲,都是古代用来卜筮的工具。筮用蓍草,卜用龟甲。这两种占卜的起源都很古老,仅以现有的考古发现来看,至少可以追溯到殷商时期。《汉书·艺文志》云:“蓍龟者,圣人之所以用也。《书》曰‘女则有大疑,谋及卜筮’,《易》曰‘定天下之吉凶,成天下之亹亹者,莫善于蓍龟’,是故君子将有为也,将有行也,问焉而有言,其受命也如向,无有远近幽深,遂知来物。非天下之至精,其孰能与于此!及至衰世,解于斋戒,而屡烦卜筮,神明不应。故筮渎不告,《易》以为忌,龟厌不告,《诗》以为刺。”
从目前出土的简帛文献来看,此类书籍发现的不是很多,主要有如下三种。
1.上海博物馆藏楚竹书《卜书》
该书内容目前尚未公布,仅见李零《简帛古书与学术源流》一书中有简单介绍。原无书题,内容与《史记·龟策列传》的某些描述相似。其它不得而知。
 
 
 
2.江陵王家台秦简《归藏》
目前该简册内容尚未公布。据《江陵王家台15号秦墓》及李家浩《王家台秦简“易占”为〈归藏〉考》介绍,(40)[5]共有394枚简。“易占”的格式十分程式化,每条卦辞之前是卦画,原文都是以“”表示阳爻,以“∧”或“八”表示阴爻,每卦六爻。可辨识的卦画约50余个。卦画之后是“卦名曰”,“卦名曰”之后的文字都是以“昔者”开头,记历史上“某人卜某事,而殳占某人”,然后记“某人占之曰”及判断吉凶的占辞。占辞之后是繇辞。其中有些卦画和卦名是重复的,所见卦名与今本《易》及《归藏》佚文有的相同,有的不同。解
说之辞与今本《易》的象、爻辞都不相同,多采用古史中的占筮之例。其中涉及的古史人物有黄帝、炎帝、穆天子、共王、武王、夸王、羿等,还有羿射日、武王伐殷之事。李家浩先生认为:简本《归藏》与传本《归藏》的卦名、卦辞有不同之处,是由于它们不是一个系统的传本的结果。简本《归藏》有可能是战国晚期秦人的抄本,是流传于南方故楚国地区的一个本子。
 
3.阜阳双古堆汉简《周易》
该简册出土时严重残损,现存残片750余枚,计有3119字,其中属经文的有1110字,属卜辞的有2009字,经文部分有卦画五个(大有、要、贲、大过、离),有卦名、爻题、卦辞、爻辞等内容。与传世《周易》对勘,阜阳简本《周易》有经文而无传文,在卦辞与爻辞之后有卜辞,这是传世本所没有的。该简册的卜辞内容十分广泛,从与经文相连的残辞来看,卜辞判断吉凶休咎祸福与卜辞、爻辞有密切相关。占问的事项有军旅战斗、事君伴君、有土之君、益土、人君聚敛、食税、商贾赢利等。(41)[6]刘乐贤先生认为:从残存文字分析,其每一项应该包括卦画、卦名、卦辞、爻辞、卜辞等内容。卦辞、爻辞后面有卜辞,则为它本《周易》所无,这是简本《周易》属于数术《易》的显著标志。(42)
 
 
戊、杂占
《汉书·艺文志》云:“杂占者,纪百事之象,候善恶之征。”从所著录的书籍来看,这类内容比较复杂,似可归纳为:占梦、占嚏、占耳呜、祷祠祈禳、候岁术和相土、相蚕术等。这些内容基本上是关于人的生理、心理现象的占卜活动,属于巫术一类。
在出土简帛文献中,与此类书籍有关的主要有:
 
1.睡虎地秦简《日书·梦》
2.江陵王家台秦简《日书·梦占》
3.居延汉简占嚏耳鸣书
4.睡虎地秦简《日书·诘咎》
5.马王堆帛书《太一将行图》(亦有学者称《避兵图》)
6.江陵望山楚墓卜筮祭祷简
7.荆门包山楚墓卜筮祭祷简
8.江陵天星观楚墓卜筮祭祷简
9.江陵秦家咀楚墓卜筮祭祷简
10.新蔡平夜君成墓卜筮祭祷简
11.马王堆帛书《木人占》
 
在出土文献中,专门的占梦书籍目前尚未发现,但有关此类内容的有的是包含在别的书中的,如上列睡虎地秦简《日书》和王家台秦简《日书》中的《梦》篇就是有关占梦的内容。睡虎地《日书》中占梦的内容是讲如果做了恶梦,醒来后要披发西北向而坐,向一个名叫宛奇(食梦之神,《续汉书》作“伯奇”)祝告,求除恶梦。占嚏耳鸣的内容,在居延汉简中曾发现一些散简,香港中文大学饶宗颐先生曾撰文进行过考证。(43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7]
厌劾类文献有睡虎地《日书》甲种内的《诘咎》篇,该篇记述了鬼、怪、神、妖危害人的各种表现和人如何防治、驱除鬼神的不同方法,与《汉书·艺文志》中著录的《变怪诰(诘)咎》性质相近。马王堆帛书《太一将行图》图文并茂,帛幅的正面上部彩绘着一位主神,周围还画有雨师、雷公等图象和题记,陈松长先生认为《太一将行图》是辟风雨、水旱、兵革、饥馑、疾疫用的厌劾类文献。(44)李零先生认为该图是以太一神、四个武弟子和三龙的图像避兵,他认为应是中国早期的符篆。(45)
祈禳类文献,上列望山、包山、天星观、秦家咀、新蔡出土的卜筮祭祷简都属此类。
望山简卜筮祭祷之辞的格式,通常是先记卜筮的时间,后记卜筮的工具,再记所问事项与卜筮的结果,最后还要记为墓主求福去疾的许多祭祷的措施。(46)卜筮的内容有出入侍王、墓主的仕进、疾病的凶吉;祭祷的对象有柬大王(楚简王)、圣王(楚声王)、●(邵+心)王(楚悼王)等楚国先王、先君及后土、司命、大水(大江之神)、山川等鬼神。
包山卜筮祭祷简共有54枚,可分为26组,内容皆是为墓主贞问吉凶祸福、请求鬼神与先人赐福、保佑。(47)卜筮类简一般包括前辞、命辞、占辞、祷辞和第二次占辞等内容。祭祷简一般分作前辞和祷辞两部分,前辞包括举行祭祷的时间和祭祷人,祭祷的对象主要有神祗、山川、星辰及墓主人的远祖和近祖。
天星观简大部分是墓主人卜筮的记录,少部分是关于祭祀的内容。(48)卜筮内容主要包括墓主贞问“侍王”是否顺利、贞问忧患、疾病的吉凶、贞问迁居新室前途如何等。卜筮之辞的格式一般是先记年月日(也有一类不记年月日),再记占卜工具和所问事项及占卜结果。祷告的祖先有卓公、惠公。祭祷的鬼神有司马、司祸、地宇、君、大水、东城夫人等。有的简文在句末或句中还记录了卜筮的卦象。 
 秦家咀共发掘了三座楚墓。1号墓出土7枚简,内容是“祈福于王父”之类的卜筮祭祷之辞。13号墓出土18枚简,内容也是卜筮祭祷之辞。99号墓出土16枚简,其中有一部分内容是“贞之吉,无咎”之类的卜筮祈祷之辞,另一部分为遣策。(49)
蔡平夜君成墓卜筮祈祷简的内容约可分为三种:第一种是墓主人生前的占卜祭祷记录,内容主要是以求问病情为主,简文格式与包山简相似,也是由前辞、命辞、占辞等部分组成。第二种是“小臣成”(即墓主人平夜君成)自己祈祷的记录。第三种是与祭祷有关的记录,不见占卜,内容简单,格式统一,而且竹简很短,以前发现不多。(50)
马王堆帛书《木人占》目前尚未发表。据陈松长先生介绍:其内容分上下两部分排列,上面一部开篇就绘有9行99个不规则的图形,这些图形以方形为主,间有变形的匡形、梯形、三角形、井字形、十字形等,每个图形内都有少则1字、多则8字的文字注释,大都是吉、大吉、大凶、小凶、不吉等有关吉凶的一般占测语。这些图形左侧下面分别写有59行占语,占语的内容大都是占测方位吉凶的。在图形的下方列有20多行关于方位占测的诠释语。该书原无书题,在绘有方形、梯形、三角形等图形的帛上有“举木人作占验”的文字,因此整理组将其定名为“木人占”。(51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[8]
 
 
已、形法
《汉书·艺文志》云:“形法者,大举九州之势以立城郭室舍形,人及六畜骨法之度数、器物之形容,以求其声气贵贱吉凶。犹律有长短而各征其声,非有鬼神,数自然也。然形与气相首尾,亦有有其形而无其气、有其气而无其形,此精微之独异也。”从著录的书目来看,“形法”是古代相术类书籍的总称,主要是以相地形、相宅墓,即以后世所谓看风水的书籍为主,也包括一些相人畜、相器物的书籍。
在出土简帛文献中,有关“形法”的书籍也出土了一些,但数量不是很多,有些则是包含在相关的书中,如“相人”的内容也见于上述杂占类中《木人占》里,“相宅”也见于上述五行类中九店和睡虎地《日书》里等。相六畜、相器物之书在出土简帛文献中有如下几种:
 
1.马王堆帛书《相马经》
2.银雀山汉简《相狗方》
3.阜阳双古堆汉简《相狗》
4.敦煌悬泉置汉简《相马经》
5.敦煌汉简《相马法》
6.居延破城子汉简《相宝剑刀》册
 
马王堆帛书《相马经》现存5200余字,原无书题,“相马经”是整理组根据内容所定。其内容可分为三个部分,第一部分是该书的经文,主要是讲马的眼部的相术;第二部分是该书的传文,是对“经”的大意、精要进行综合归纳、寻绎发挥的文字;第三部分是“故训”,也是对经文的训解。大部分内容是马头部位的相法,相眼尤为细致,其次是四肢的大体相法。该书与相关的传世文献不论在内容和文体上都出入很大,文体类似于赋,从文中提到南山、汉水、江水等迹象来看,有可能是战国时代楚人的作品。
银雀山汉简《相狗方》共存20枚残简,目前尚未发表整理结果,据已发表的《银雀山汉简释文》来看,该相术涉及到狗的头、目、肩、脚、颈、膝、臀、毛等,以及狗的起卧姿势,可能是根据上述部位等来预测狗的优劣等。该书原有书题,“相狗方”抄写在0242简简端,“相”上有黑圆点(·)书名标识符号。 阜阳汉简《相狗》(52)、敦煌汉简《相马经》、《相马法》(53)皆因出土时简文残损严重而不能窥其原貌。阜阳简中涉及有“善走”的内容较多。敦煌《相马经》目前尚未发表整理结果。《相马法》仅存一简37字,其内容与《齐民要术》引《相马五藏法》和《太平御览》引《伯乐相马法》、《马援相马法》、《相马经》等书内容相似。
居延汉简《相宝剑刀》册共计有6简,中间文意似有缺佚。原无书题,“相宝剑刀”是整理者根据简文内容所定。(54)该简册的内容主要是讲述了相善剑与敝剑的一些具体标准,书中认为区别善剑和恶剑的关键在于剑之“身”、“推处”、“黑坚”、“白坚”、“锋”等部分是否界线分明、位置得当,以及剑的星、文形状等。由于文中提到“刀与剑”同等,因此该书内容也适用于相刀。(55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未完待续)


25)李学勤《简帛佚籍与学术史·〈日书〉与秦楚社会》,台湾时报文化出版有限公司。

26《关沮秦汉墓简牍·周家台30号秦墓简牍》,中华书局。

 

27)《文物》1995年第1期。王明钦《王家台秦墓竹简概述》,2000年“新出简帛国际学术研讨会”论文。

28)何双全《秦汉简牍论文集·天水放马滩秦简〈日书》考述》,甘肃人民出版社。

29)陈松长《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藏简牍》,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,2001年。

30)《张家山汉简概述》,《文物》1995年第1期。

31)胡平生《阜阳双古堆汉简数术书简论》,《出土文献研究》第4辑,中华书局。

32)(33)何双全《汉简〈日书〉从释》,《简牍学研究》第2辑,甘肃人民出版社。

34)张铭洽、王育龙《西安杜陵汉牍〈日书·农事篇〉考释》,河南南阳2002年汉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。

 

35)陈松长《帛书史话》,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。

36)、(38)胡平生《阜阳双古堆汉简数术书简论》,《出土文献研究》第4辑,中华书局。

37)刘乐贤《简帛数术文献探论·简帛数术文献的分类与研究》,湖北教育出版社。

39)刘乐贤《尹湾汉墓出土数术文献初探》,《尹湾汉墓简牍综论》,科学出版社。

 

40)《江陵王家台15号秦墓》,《文物》1995年第1期。李家浩《王家台秦简易占为〈归藏〉考》,《传统文化与现代化》1997年第1期。

41)韩志强《阜阳汉简〈周易〉研究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。胡平生《阜阳汉简〈周易〉概述》,《简帛研究》第3辑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。

42)刘乐贤《简帛数术文献探论·简帛数术文献的分类与研究》,湖北教育出版社。

43)饶宗颐《居延汉简数术耳鸣目解》,《大陆杂志》第13卷。

44)陈松长《帛书史话》,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。

45)李零《简帛古书与学术源流·方术类》,三联书店。

46)《望山楚简》,中华书局。

47)《包山楚简》,文物出版社。

48)《江陵天星观1号楚墓》,《考古学报》1982年第1期。

 

 

49)《江陵秦家咀楚墓发掘简报》,《江汉考古》1988年第2期。

50)《新蔡葛陵楚墓》,河南大象出版社。《河南新蔡平夜君成墓的发掘》,《文物》2002年第8期。

51)陈松长《帛书史话》,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。

 

上一篇: 张新俊:睡虎地77号汉墓出土的伍子胥简文释读札记
下一篇: 骈宇骞:出土简帛书籍分类述略(数术略)(上)

魔域私服 传奇私服 魔域私服
本站承哈佛燕京学社资助    版权所有: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简帛研究网站      您是本站的第 1118495 位访客
地址: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7号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  电话:0531-88364672  E-mail:jianbo@sdu.edu.cn